紫气阁 > 邪性老公太霸道 > 第1885章 好心机

第1885章 好心机

紫气阁 www.ziqige.cc,最快更新邪性老公太霸道最新章节!

    孟境正要说什么,颜如玉从房间出来了,她看着楼下的杨琪琪说道,“琪琪啊,你怎么还不休息?”

    颜如玉又用疑惑的目光打量孟境,她在思考孟境是谁。

    杨琪琪回道,“我马上就去休息了,对了,妈,这就是我跟你说的大明星孟境,暂时住在我们家。”

    “原来是阿姨,阿姨好!”孟境礼貌的打招呼。

    颜如玉点点头,“你好,你们都快休息吧,年轻人少熬夜。”

    说完,颜如玉就进屋了。

    杨琪琪从沙发上站起来,“我要上楼休息了,你也早点睡吧,以后小心点,别再被卢杉杉那种货色给纠缠上了,知道了吗?”

    孟境连连点头,“放心吧,嫂子,我尽量不给你和燕兄添麻烦。”

    孟境今晚是一个人睡的,自从卢杉杉缠上他,睡在他房间里,他就没有睡过床,今天终于可以好好的感受感受床的温暖。

    燕捷这边。

    燕氏今天开启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夜间会议。

    今天燕氏的员工都加班加到了十一点,上到董事,下到清洁工人。

    因为董事会宣布要开除公司重要人员,并且重新分配工作,有人会升职,有人会降职,还有人会被开除。

    此外,接下来燕氏还要接一个大项目,本来的负责人全都要换的,可以说是大换血了。

    夜间会议弄得大家怨声载道,但是谁也不敢在燕捷耳边吹风。

    坐在会议室的高层,都很不安,害怕噩耗降临到自己的身上。

    其中最不安心的就是候远方了,燕捷这次的会议无疑是在针对他!

    燕捷和杨琪琪出国那几天,候远方没少在公司里面作妖,但是燕捷临走前就跟几个信任的人打了招呼,监视候远方一举一动。

    候远方被燕捷抓到了不少把柄。

    候远方坐立不安,以前跟他站成一派的人,现在都落井下石,他一个人孤零零的怪可怜,但是也是他咎由自取。

    此次会议开除的人,有很多,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樊凡,还有一些人没有宣布,但也不远了。

    樊凡会议不在场,他在外面等候,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还不知道。

    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樊凡是候远方的人,业务能力不错,可走后门这事毋庸置疑,开除他就是和候远方示威。

    所有人都认为这次还要开除候远方,他的职位可高了,大家虎视眈眈。不过了解内情的,应该会知道接替候远方位置的人,很可能是韩律东。

    结束会议后,有人欢喜,有人悲伤,还有人偷偷幸灾乐祸,有人暗中扎刀子。

    这场会议开了将近两个小时。

    樊凡在外面等着脸都白了,当他听到自己被开除的消息时,他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他居然就这么被开除了,毫无预兆!

    这次的会议组织的毫无预兆,弄得人心惶惶,他被开除更是始料未及的。

    樊凡以为自己不会被开除,他有靠山,是候远方,这是大家羡慕不来的,但是……事情并非他想的那么简单。

    燕捷这是疯了吗?他这是公然和候远方开始对抗了。

    还记得候远方之前对他说的,燕乾去世,燕捷上位,对他们来说是好事情。

    燕捷的能力远不及燕乾,对付起来容易的多。

    再加上候远方在公司比燕捷久多了,自成一派,很多高层都是站在他这边的,不免给燕捷使绊子。

    可是让他们意外的是,燕捷的能力根本没他们想的那么弱,一直以来他都在隐藏实力。

    长江后浪推前浪,燕捷的能力不比燕乾差!

    或者说,燕捷比燕乾更难对付。

    以前燕乾在的时候,他都不敢直接和候远方分庭抗衡,而燕捷却有这个胆量。

    他开除樊凡不仅仅是开除这么简单,他是在震慑候远方!

    樊凡整个人都不好了,连忙追上燕捷的步伐,“燕董,不要开除我!”

    燕捷不搭理他,施施然向前走着。他穿着黑色西装,双手放在口袋里,气宇轩昂。

    见状,吴颜拦在了燕捷的身后,“樊凡,你已经被开除了,收拾东西离开吧,别来纠缠燕董!”

    “凭什么开除我?我的业绩一直很好,给公司带来了很多利益,就算是燕董,开除我也要有个理由才是!”

    燕捷止住脚步,所有跟随的人都站住了,不敢前进半步。

    吴颜连忙说道,“燕董,我这就把他赶走,你先走吧。”

    燕捷转身,看向樊凡,语气冷淡,“你想要理由?”

    樊凡重重的点头,“谁遇到不公平的待遇,都是没办法接受的吧!我当然需要一个理由了!”

    燕捷笑了声,接过助理手里的资料,拍在了樊凡的脸上。

    樊凡敢怒不敢言,捡起地上的资料看了看,全是候远方偷税漏税,被贿赂的证据,樊凡不在其中。

    樊凡倒也想跟着候远方做赚钱的买卖,可是他刚进公司不久,没那个胆子。

    樊凡不服气,这些都是候远方的罪行,凭什么责任要他替他背负?

    就在樊凡不服气的时候,他猛然想起一个问题,这不正是燕捷的计策吗?

    虽然这些证据在燕捷的手里,但还是差人证的,他要是在这里指责候远方,那岂不是帮助了燕捷?

    该死,燕捷好深的心计!

    还好樊凡的反应灵敏,不然就栽在燕捷的手里。

    燕捷这招杀鸡儆猴果真是厉害。

    樊凡无话可说。

    燕捷站在原地好一会,看樊凡不出声了,便转身走了。

    樊凡嘴巴张了张,愣是一句话说不出来,太可恶了!

    关于候远方的负面资料,还在樊凡的手里,他不敢随手扔了,必须要销毁。

    他到底是候远方的人,他要把这些资料带给候远方去看。

    候远方的办公室,他一筹莫展。

    樊凡敲了敲门,得到许可走进去。

    候远方见到来人,立刻说道,“燕捷开除你,并不关我的事情,我也想护着你,但是我现在无能为力,我被燕捷那小子逼到头了。”

    其实樊凡不是来质问的,他也知道候远方要是能保住他,一定不会袖手旁观。只是没想到候远方会被燕捷逼到这个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