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气阁 > 霸道帝少请节制 > 第2324章:一眼一辈子

第2324章:一眼一辈子

紫气阁 www.ziqige.cc,最快更新霸道帝少请节制最新章节!

    “好吧。”贺礼彬笑了笑,笑起来的时候,他特别的阳光,“那,下次再见。”

    “嗯,你打完比赛,肯定很累,注意休息,学业也不要落下了。”

    说着,慕念安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纸巾,递给他:“你额头上都是汗,擦一擦。”

    贺礼彬刚刚还非常的心灰意冷,觉得自己……不管做什么,都打动不了慕念安,无法让她感动。

    结果现在,她又给自己纸巾。

    带着绿茶清香的纸巾,还有着她的体温。

    贺礼彬伸手接过:“谢谢。”

    “说谢谢就客气啦。”慕念安笑了笑,“拜拜,我走了。”

    她穿着校服,普普通通又略显土气的服装,却一点也掩饰不住她身上,散发出来的美。

    “等等!”贺礼彬忽然出声,问道,“念安,你刚刚说,让我不要把学业落下了,是吗?”

    “对……我是说过。”

    “那么,”他问道,“你想考哪所大学?”

    慕念安想也没想,脱口而出:“京城大学。”

    “京城大学……好。”贺礼彬点点头,“我知道了,再见。”

    慕念安不知道他问这个干什么,一头雾水。

    她回到了夏天身边。

    贺礼彬目送着两个人走远,才慢慢的, 往体育馆走去。

    京城大学……

    是她的目标,也是他的目标。

    为了能和她一所学校,为了能够和她一直都在一起,不被别的男生觊觎……

    贺礼彬想,他该努力了。

    原来,有时候,真的是有“一眼一辈子”这种说法的。

    一眼,就是一辈子。

    只是,现在的贺礼彬,如果知道,他的情敌是谁的话……

    也许,他的想法和坚持,会有所改变。

    可谁知道,命运有时候,就是这么的反复无常。

    ………

    佣人炖了银耳莲子羹,用小碗盛着,端了上来。

    言安希说道:“去叫念安下来,让她也一起来吃一点。”

    “好的,太太,我这就去叫小姐。”

    言安希又说道:“这个时间了,等会儿以言也该回来了,正好,一家人坐在一起,吃一碗银耳羹,聊聊天。”

    慕迟曜还拿着手机,手指不停的在屏幕上敲打着。

    看样子,不是在回复消息,就是在回复邮件。

    言安希没说话,只是拿胳膊肘撞了撞他:“你到底是要工作,还是要我啊?”

    “当然是要你了。”慕迟曜抬头,看着她,“工作哪里有你重要。”

    “这么多年了,你现在说这样肉麻的话,是越来越拿手了,几乎是张口就来。”言安希撇撇嘴,“我都不想听了。”

    “我说的是实话。”

    “那,既然你说,我重要一点,那么,你怎么一直都不看我,而是看手机呢?”

    慕迟曜回答:“现在不看了。”

    “我知道你忙,但是,现在这么一点点时间,你也该留给我嘛……”

    “好好好,我错了。”慕迟曜说,“不过,这样的情况,不用等很久了,以后,我的时间,都是你的了。”

    他这么一说,言安希顿时就来了兴趣。

    她好奇又惊喜的问道;“是吗?为什么?怎么了,公司那边……你可以放心的的脱手了?”

    “目前还不能。但是,也快了。”

    “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

    “沈北城厉衍瑾……或者是,你培养出来的其他可靠有用的人,可以代替你,处理大部分工作了?”

    慕迟曜回答:“不是大部分,而是全部。”

    言安希的眼睛一亮:“谁!你培养了多久?”

    “多久……我也没仔细就算。粗略的算一下时间,十八年是有的了。”

    “十八年,这么久……”言安希正疑惑着,忽然又想明白了什么,白了慕迟曜一眼,“原来说半天,你说的是慕以言啊!”

    “是的。”慕迟曜点点头,“他现在不是快高考了吗?”

    “是啊。”言安希刚刚脸上的喜色,一下子就没了,“然后,他还要读大学四年,本科学历,肯定不太够吧?那还得读研。读完研,还有……”

    “错了。”慕迟曜打断她,“不是你这样的算法。”

    “是吗?那怎么算?”

    “等他读大学的的时候开始,寒暑假,他就该在我的手底下,工作实习了。”慕迟曜说,“商界里的很多事情,是需要实践的,而不是书本上的死知识。”

    言安希这才明白:“哦……这样啊。”

    “是。所以,等以言上大学,我会轻松一些。”

    “那也没有吧。”言安希说,“以言还小,也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事情,你到时候,手把手的教他,岂不是要用更多的实践?”

    这么算下来,言安希还是得不偿失啊。

    老公和儿子,都去公司里了。

    “以言有这方面的天赋。”慕迟曜说,“我看好他。”

    “得了吧,这些事情,以后再说吧。”

    慕迟曜笑了笑:“你想想厉衍瑾家的厉昊希,沈北城家里的沈莫宇,年纪都还下,他们还得苦熬几年,心情是不是会好一点?”

    “嗯。”言安希点点头,“勉为其难的,有那么一丁点舒坦吧。”

    两个人说着话,慕念安就从楼上走了下来。

    “爸,妈。”

    “念安啊。”言安希招呼着她,“来,这刚熬的银耳莲子羹,你吃小半碗,然后,再去写功课。”

    “嗯,好。”慕念安拿起勺子,舀起一勺,吃了一口,“嗯,好吃,味道不错。”

    “等会儿,你哥也该回来了,他也一起尝尝。”

    一听说慕以言要回来了,慕念安心里,忽然咯噔一下。

    今天在体育馆的时候,哥哥不会……看出来什么了吧?

    而且,那次贺礼彬让人给她送情书的时候,哥哥也在场啊!

    如果哥哥在爸妈面前,说点什么的话,那么,她要怎么办?

    慕念安一下子有点慌。

    连嘴里入口即化的银耳羹,都变得有点不是滋味了。

    正想着,慕以言的身影,冷不丁的就闯入她的视线当中。

    “爸妈。”慕以言和往常一样,在玄关处,换了鞋,喊了一声,告诉他们,自己回来了。慕念安差点都没握稳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