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气阁 > 乘龙佳婿 > 第七百二十章 不幸的家庭各有不幸

第七百二十章 不幸的家庭各有不幸

紫气阁 www.ziqige.cc,最快更新乘龙佳婿最新章节!

    这年头很多人家的儿子都像是捡回来的,而按照后世的说法,那就是充话费送的。

    除却从古至今最天经地义的传宗接代思想之外,贫穷人家生儿子,那是为了使家里能够始终拥有足够的壮年劳动力,而且老有所养;富贵人家生儿子,那是为了传承家业,始终有人能够光耀门楣……于是,当儿子的见父亲犹如老鼠见了猫,当父亲见儿子也是一副凶相。

    所以说,在如今这个年代,朱二身为儿子的状况,已经算是很好了。朱泾固然对他相当严厉,但也至少没有成天把人拎到面前训一顿,在北征之前哪怕战略性放弃了这个儿子,却还是把家里交给了他。哪怕朱二闹出想把朱莹许配给陆三郎这种事,回来教训过一次之后,也不曾一天打三顿,顶多只是在朱廷芳这个兄长的对比下,常常训人一顿而已。

    而此时在外城公学,张寿面前,就有一个哭花了脸,声称没办法再来读书的可怜孩子。而在他旁边,还有另外两个同样垂头丧气,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的同龄人。相形之下,这三个同样当儿子的那才是真正可怜。

    三人全都出自中级班,在进公学之前都懂得一点读写——当然,更多的是认字,能磕磕巴巴背出一部分三字经,真正会写的除了自己的名字和父母的名字,大概也就上百个字左右。

    虽然张寿原本并不认识他们,但他记得,平日代课的九章堂学生说,哪怕是中级班中的学生,资质几乎无一例外都非常普通。当初在报名者中遴选,也就是矮子里拔高子,毕竟能认识字会读写就不错了。所以,三人不是那种一遇风云便化龙的人物,这却确凿无疑。

    张寿更知道,在中级班中,哪怕大多数人勤奋学习,七天一次,在中级班中学上几年,最终出来时能够熟练地进行四则运算,能够熟练读懂那些布告和公文,其中佼佼者也许会练出一手还算工整的书法,写出还算通顺的文章,这已经是极限了。

    事实上,后世很多普通大学毕业出来的大学生,去当普普通通的文员,其实也不过掌握着类似的技能,只是书法这一项,会变成熟练使用计算机和办公软件,仅此而已。

    然而,哪怕中级班中的学生们一辈子都不可能出仕为官,这并不是他就能坦然接受三人退学的理由。此时此刻,见哭得最厉害的那个孩子已经哭成了大花脸,他瞥了一眼陪着三人一同过来的四皇子,随即就和以往安抚那个熊孩子一样,把一块手帕递了过去。

    “好了,别哭了,慢慢说,先把脸擦擦。”

    这本来只是很普通的安慰,然而,那个十岁左右的孩子愣愣地接过张寿递过来的手帕,低头看了好一会儿,却最终又满脸惶恐地还了回来,嗫嚅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在他身后的另两个孩子比他稍大一点,其中一个就替他解释了一句。

    “张学士,您这帕子是丝绢的,给陈三擦脸实在是浪费了,他不敢这么糟蹋东西!”

    一旁的四皇子登时瞪大了眼睛,随即心虚地想到,自己好像糟蹋过张寿不少手帕,因为张寿说那不是朱莹送的,所以他后来就没当一回事了。大多数的手帕擦过脸后都皱巴巴脏兮兮的没法再用,他甚至都没注意上哪去了。

    而张寿在意外之后方才意识到,眼前这三个孩子出身比九章堂的学生还要更低,确实是会觉得脸面不如丝绢。因而他没有坚持,笑着拿回了自己的帕子,接下来就温和地说道:“你们刚刚说,家里不让你们在这里读书了,是生计有困难,连一个月四天时间都挤不出来?”

    三个孩子你眼看我眼,最终,又是刚刚那个代为解释的高个孩子开口说道:“是我们爹娘看到兴隆茶社那边的食肆都很兴旺,所以打算也推车做饮食去卖。可因为做饮食的太多了,他们也只会一点点家常手艺,所以就让我们去一家大店做学徒,争取能偷学几招。”

    “学徒是没有休息的,所以我们以后应该不能再来上学了。”

    听到这里,四皇子终于忍不住了:“可我听说做学徒只包吃住,也没有工钱,你们七天来上一次课,公学还包你们三顿饮食,剩下六天你们还可以干其他的活,这不是更好吗?再说了,想要偷学人家店里的手艺,哪里这么容易,哪家的手艺不是藏着掖着,生怕被人学去!”

    “你们爹娘眼光也太短浅了,这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你懂什么!”

    刚刚哭得最厉害的陈三使劲吸了吸鼻子,竟是气得脸都红了。

    “你会到这公学读书,是因为你家里长辈和张学士有交情,所以塞了你过来。可我家里是一日不做工,一日就要挨饿!我每七天来上一天课,剩下的六天确实还能干其他的活计,可我只能打那种零零碎碎的零工,劈柴打水之类的粗活,哪家店要一个动不动就休息的!”

    “而且,我要是去做工,本来就只能去当学徒,因为我不会手艺。要想学手艺,还要给师傅当牛做马,小心伺候,才能学会一招半式……我在上公学之前能学会读写,那是因为当初我爹给人当帐房,能挣不少钱,但自从他摔伤右手,家里就供不起我去私塾了。”

    “可家里还是要过日子,我爹不得已,只能接一些简单的,不需要字写得太好看的抄写活计,等学会了左手写字后,他一面自己教我,一面还想继续回去做帐房,但嫉妒他的人造谣生事,说他不是摔断了手,而是因为贪污被主家打断了手,所以谁都不要他!”

    “因为我爹要帮着养家的缘故,白天在日头底下抄,晚上借着炉火的光亮抄,他的眼睛也伤了,现在几乎都看不见东西。所以,娘既然想要日后去做饮食,还走通门路让我去那些大店做学徒,我怎么还能因为想读书就不去!我不去的话,我爹怎么办!”

    四皇子从来都没被地位比自己低的人这么吼过——可此时此刻,他却没有发怒,而是有些尴尬地站在那儿,一点都没有冲动熊孩子的气势。

    虽说在公学总共才呆了没两天,而且还是少有的别人家孩子——单指富贵人家子弟,和读书如何无关——但平素自来熟的四皇子还是靠着殷勤的笑脸,与前后两个来公学上课的中级班中一堆学生都攀谈过,也打听到了一点情况。

    就比如说,他已经知道,这班里大多数都是贫家子弟,最初他还觉得这就是寒门,结果小花生只是撇了撇嘴,但昨晚认真的萧成却顶撞得他作声不得。

    “不是所有贫家都有资格称作是寒门的。朱大哥曾经对我说过,魏晋的时候,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寒门也就是庶族,那至少也是家里出过官员的小康殷实之家!你要是对朝中那些大人们说这公学里的学生出身寒门,他们非得笑掉大牙不可!”

    可是,四皇子也就是大体问问,总不可能追着人家问你家爹娘都是干什么的,你们平日到底是怎么过日子的……熊孩子就算再不懂人情世故,也还没傻到这地步。

    因而,此时面对这太过真实的倾诉和情绪,他着实有些手足无措。结果,还是另外一个比陈三大点儿的学生替他解了围。

    “陈三实在是没有办法,所以才不得不听家里的,他爹娘已经对他很好了。我家却和他情况不一样。我大哥从小就记性很好,在私塾偷学了几个月,就被塾师赞许是读书种子,免费教他读书。可即便不要束修,书本纸笔墨还是要钱买的,所以除了爹娘,我和妹妹也从小就尽力做力所能及的活,希望能供养他。”

    “塾师说大哥明年县试有望,但要多多去会友,琢磨文章,可这都要钱。我小时候认字也是他教的,资质却远不如他,所以娘听说我就算在公学读上三年也未必能学到什么本事,就想到让我辍学去当学徒,哪怕能学到一两道名菜也好……他们说了,我不可能不答应。”

    而等到听第三个学生吞吞吐吐说,是家里长兄迷恋赌博把唯一一丁点家产输了个精光,于是差点要卖他去当僮仆,爹娘吓坏了才打算把他送去当学徒,什么所谓的将来做饮食生意只不过是托词,张寿终于忍不住揉了揉眉心。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托尔斯泰这句话还真是永远正确。

    他见四皇子那脸色从震惊转为茫然,又从茫然转为愤怒,可最终却又从愤怒变成了沮丧,他就淡淡地说:“我知道你们都是因为家里的缘故不得不退学,也知道你们的父母长辈各有各的不得已。但是,想当初你们入学的时候,都签过相应的契约,还记得吗?”

    见三个学生顿时面面相觑,随即犹犹豫豫地点了点头,张寿就呵呵笑了一声:“当初陆祭酒初开公学,就考虑过学生不能持久的问题,所以在招生时,应该对你们的长辈反反复复强调过,除非是生老病死可以暂时休学,否则,不可提早退学。”

    “毕竟,你们享受过公学的免费饮食,免费书本,甚至还有每个月一百文钱的读书补贴。尽管时间还不长,但这林林种种,你们毕竟都是享受过的,而这就是你们的权力。”

    “但是,你们也有必须履行的义务!那就是,在这里至少学满三年。若是不然,按照契约,按照每次课程师长的束修费用二十文,饮食费用十文,一次性书本费一千文,一次性笔墨费用一千文的标准,赔偿公学在你们身上的投入。”

    这一次,三个学生同时面色煞白。而原本还在心里为他们打抱不平的四皇子,则是露出了疑惑不解的表情。在他看来,这明明是可以回去借此说服父母长辈,留在公学继续读书的大好机会,这三个家伙怎么就这么笨?

    “张学士……这真的不能通融吗?”

    刚刚才大哭过一场的陈三眼圈又红了,结结巴巴问了一句后,他忍不住抬起袖子狠狠擦了擦眼睛,随即喃喃自语道:“可我爹娘也是没办法,我也是想替他们减轻负担……”

    “我不知道你们想去当学徒的,是兴隆茶社附近哪一家店。我只知道,那些大店全都在卯足了劲为明年的御厨选拔大赛做准备,所以固然会收学徒,但那只是打杂的学徒,绝对进不了厨房半步。你们想一想,这些名厨凭什么不用自己的子侄同乡打下手,却要用你们?”

    张寿一席话说得三个孩子作声不得,这才不紧不慢地说:“而且,不管你们爹娘想要去做饮食生意是真是假,但现在挤进去,恐怕已经晚了。兴隆茶社附近的那些街巷,已经有了固定的地盘分配,有了固定的一批摊贩和团体,不是外人想要插足就能插足的。”

    “而且,兴隆茶社也好,附近那一片地方也好,之所以能有眼下的繁荣,就是因为我的筹划。你们家中有困难,难道不知道先对给你们上课的导生提出来,看看是否有两全其美之计?退一万步说,由公学出面的话,让你们当六天的学徒,一天来读书,这并不是一桩难事。”

    如果说,刚刚三个孩子被张寿信口说出的赔偿二字给吓得失魂落魄,那么,此时张寿这最后一句话,就犹如给他们重新注入了一股精气神,让他们整个人都活了过来。

    哪怕他们资质平庸,但能够通过考核被收进来读书,至少有一个特质,那就是好学,机灵——而好学机灵的人,绝对不会不知道轰动京城的御厨选拔大赛,更不会不知道张寿在其中发挥的作用。

    张寿如果真的肯说一句话,那么,他们也许能够既对得起家人,又能够继续学业!

    接下来,张寿不费吹灰之力地问出了三人要当学徒的店,得知那是苏州会馆旗下的姑苏小馆,他不禁嘿然一笑。可就在这时候,四皇子却突然小声问道:“苏州首富华四爷,还有苏州会馆的那位华会首,好像都是挺精明的人,这姑苏小馆至于收公学的学生当学徒?”

    三个孩子还有些懵懂了,张寿却因为四皇子这一番话而暗自赞赏。紧跟着,他就眯起眼睛呵呵一笑道:“被郑锳你这一说,看来我真的要找那两位好好问问。好了,你们先回去,刚刚我这些话,你们姑且保密,至于学徒的事情,我会问清楚,给你们一个答复。”

    眼见三个孩子抹着眼泪感激不尽地走了,张寿见四皇子仿佛满腹言语憋得难受,他就笑道:“郑锳,你父皇不是让你做成一件事才能回宫吗?刚刚你既然觉得这其中有问题,那好,我把小花生,还有萧成一块借给你,阿六也借给你,你给我查出真相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