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气阁 >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 > 第1319章 什么是底线?

第1319章 什么是底线?

作者:红烧豆腐干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紫气阁 www.ziqige.cc,最快更新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最新章节!

    底线?

    什么是底线?

    不涉及到她的家人。

    可一个个的,他们全扯上了她娘。

    关平安宁愿所有的人都算计利用到她。

    “我姥爷他们这次过分了。”

    小厨房内。

    关有寿接过闺女递来的碗,心情有些复杂。几年前,他在闺女前面初提岳父此人,当时孩子可一根筋了。

    如今嘛,算是有进步,也不知是好是坏。“确实,所以爹就给他挖了一个小坑。他不是想插手咱们家的事嘛。”

    是啥?

    关平安立马蹲在她老子前面。

    “正好,停了老院那边赡养费和年礼的后续就交给他了。有人要闹,你马大爷会让他们去找你姥爷。”

    关平安哑然。

    她高风亮节的爹……

    关有寿握着调羹,舀了一勺塞进闺女嘴里,笑了笑,“傻闺女,你老子我的便宜是那么好占的啊。”

    关平安急忙咽下,“爹爹,万一关绍宽惹急了眼……对哦,他又不知道我爷爷身份。爹爹?”

    “嗯?”

    “那你干啥不开导我娘?”

    “你咋知道爹就没开导你娘?爹是不是一有空就每晚都去接你娘?谁家爷们像爹一样还去接媳妇?”

    又不是新婚燕尔,俩孩子都多大了。关有寿摇头,“你娘不能再惯,她本来就不聪明,让她担心担心也好。”

    “你就不怕我娘想岔了?”

    “爹外面有人了?爹缺她吃喝了?还是爹冷着她不搭理她?”关有寿看着连连摇头的闺女,白了她一眼。

    “这不就得了。你老子我又不是娶祖宗,她要是还想不开,回头爹就揍她一顿,应该差不多了。”

    “……”

    关有寿看着无话可说的闺女,乐得直笑。

    “爹爹,你是君子,咱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你还是想个法子哄哄我娘,今晚我娘哭得可伤心了。”

    然后你跟着哭?

    关有寿无语摇头,匆匆灌了几口闺女熬的“爱心汤”之后,放下碗,拍了拍她脑袋,“早点休息,就你娘逃不出爹的手心。”

    “……”

    关平安看着拎着食堂出去的关有寿,抿嘴笑了笑。可她的目光扫视落在隔壁院之时,不由一黯。

    她爹是不想她对人性失望,学会难得糊涂,不要为此丢了豁达之心,只差明说为了她姥家,不值得。

    可……

    梅爷爷又一次对了。

    在利益前面,节操碎了一地。

    她这个叶家的娇疙瘩,冠了一个“娇”字,不是娇贵,而是本质上就是疙瘩。那是不是对于祖父来说,她也是可有可无?

    应该是的。

    大姑关玉莲就是很好的例子。

    有了今晚这一出。

    哪怕就是家里人人都乐呵呵地恭喜她高考过了线可以去体检,关平安的心里始终轻松不起来。

    “还没想通?”

    关平安趴在书案上,双手托着下巴,侧着小脑袋,那双大大的眼睛一直盯着前面窗口,一动不动。

    齐景年气笑。

    “多大的事,你关平安的亲人还少?”

    回醒的关平安放下一只手,瞥了他一眼。

    尽戳人伤疤!

    “我没你好运,有亲祖父亲祖母把你当成心头肉,还有外祖母护着你,你大伯你俩姑姑他们对你又好。”

    “我的,不就是你的。”

    “不用,我有梅爷爷就够。”上辈子她还连一个好爷爷都没有呢,关平安坐直了身,“没啥想不通的。”

    齐景年挑了挑眉。

    “那天和你说了,我就想通了。我又不是金子,哪能人人都会把我当成宝。这命啊,早已注定。”

    注定亲缘浅薄。

    她就是掏出命,不睬她的,还是不睬她。

    “对了。”

    就比如前世的顾家老虔婆。关关是多好的孙女,那瞎了狗眼的死老太婆就是见不得置之不理。

    “你要抱着逗猫逗狗的心态。高兴了,就撒点东西;不高兴的,踢远点就行,多大的事儿,至于嘛。”

    关平安无语地斜倪着他。这是啥破比喻?她姥爷是猫,还是她姥姥是狗?那她关平安成了啥了?

    齐景年倚靠在书架上,揶揄道,“你信不信你姥家那些人还不是小黑它们?你瞧它们对你都死心塌地。”

    关平安后悔了。

    后悔她为何想不开把事情都告诉这家伙。

    “别气了,我会帮你出气。”

    关平安立马弹起身,“你想干啥,可不准瞎来!”

    “还在意?”

    这是在意不在意的问题?关平安蹙眉看着他,“你先跟我说你想干嘛,我不喜欢你为我不择手段。”

    齐景年摸了摸她脑袋。

    关平安脑袋一撇。

    齐景年勾起嘴角笑了笑,“担心我?”你让我少操心就很好了。“放心,我不会忘了咱们还有娘。”

    “就是,算了,为了娘她,咱们就算了。”

    “还想维持原状?”

    “不然呢?姥爷他们的目的主要还是为娘她谋划。”

    你可真想得开,要真想得开就不会至今还纠结。齐景年点了点头,反正该添堵的事情,他都已经干了。

    “你答应我了。”

    “好,我今天就答应你不打击不报复。”

    关平安狐疑地瞅了瞅他。当初她都说了好几次老院那些人先别动,她自己会看着办,他就插手了。

    当初她说关小竹先留着别动,他又插手了……这么好说话?“干啥指明今天?你是不是已经干了?”

    齐景年失笑,“被你猜中了,前几天我一不小心说漏嘴,你姥爷现在应该是知道我二舅要调回来升了。”

    “……还有呢?”

    “没了。”

    “不能骗我。”

    “……不知刘春花在集市上听谁说暑假里你姥上闺女家待了段时间,还带回收音机和留声机。”

    造孽哟!

    关平安虚指点了点他,一时失语。

    “就这些,真没了。不看僧面看佛面,看着咱娘的份上,我不能过分不是。忙起来好,忙了就没心思想东想西。”

    好有道理的。

    关平安白了他一眼,“这次就算了,下次可不能瞎来。我知道你是为我出气,没必要,不值得。”

    “真想开了?”

    “真想开了,真想开了。”

    她敢不想开?

    “娘那儿,你也不要担心。咱爹有分寸,让她静下来好好想想也好,总好过于将来走出去被外人欺负。”

    齐景年说着,伸手抚平她皱紧的眉间,“为母则强。别想什么都替你娘摆平,多给她留些机会锻炼。”

    “我不忍心。”

    反了。

    她是你娘。

    你是她闺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