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气阁 > 末日之最终战争 > 第二百八十五章 能修

第二百八十五章 能修

紫气阁 www.ziqige.cc,最快更新末日之最终战争最新章节!

    时间在一点点过去,王宁已经来到了刘德光和聂二龙身边。

    一下子多了两个伤员,情况有些麻烦,而王宁刚才已经在冒着弹雨给刘德光紧急处理伤口。

    “钨芯脱壳穿甲弹造成的贯穿伤,你运气真好!”

    聂二龙疼的已经满头是汗,但王宁却对着他很认真的道:“这么多年了,我第一次见到如此完美的贯穿伤!”

    被机枪子弹打中了,不管是哪儿中弹都肯定是一个窟窿,这一点绝对不会有任何疑问,而且还是入口小,出口大的喇叭状窟窿。

    但是聂二龙中弹的位置是小腿,一发子弹在他的小腿肌肉上打了个完美的小洞。

    “中骨头你的腿就断了。”

    王宁用一根棍在聂二龙的伤口里捅了过去,然后他忍不住笑了起来,道:“你骨头没事儿,失血也不是很严重,看来就是穿过了肌腱,而且还没有将肌腱彻底打断,你可真的是太幸运了。”

    聂二龙咬着嘴唇,脸上的汗很流水似的往下淌,然后他一脸狰狞的道:“你拿个棍儿捅的很开心是不是!”

    王宁呼了口气,道:“探伤,不要哭,忍着点儿,像个男人。”

    聂二龙很想骂人,然后他苦苦压住了即将骂出来的脏话,怒吼道:“这是汗!疼的!”

    王宁猛的把纱布卷儿捅过了聂二龙的伤口,然后聂二龙疼的浑身一颤,差点儿就晕了过去。

    “不好意思啊,清理伤口是必须的,就这一下,就这一下。”

    聂二龙都不敢喘气,他慢慢的,慢慢的往外呼气的时候,却发现王宁又撕开了一个一次性包装的塑料棍儿,然后往棍儿上卷了纱布。

    “不是说……就一下吗?啊!”

    聂二龙再次发出了一声惨叫,王宁将塑料棍儿拔了出来,道:“刚才是清理一下伤口,现在是上药,你现在疼的越厉害,将来恢复的就越快,能不能像个爷们?好了好了,别喊了。”

    聂二龙快虚脱了,他憋着一口气,一点一点的松气时,慢慢的道:“麻药呢?你倒是给我用麻药啊,麻药呢?”

    “嗯,咱们的麻药不多了而且还在车上,急救箱里就这么一点儿,还是留给老刘用把,你这小伤口疼两下没关系。”

    聂二龙吭哧吭哧的道:“我……你大爷,我可以等等的,你拿了麻药给我用上行不行?”

    “时间就是生命,没空儿。”

    用纱布将聂二龙的腿快速德约一缠,在快速的打了结,王宁扭头就走。

    “行了?”

    “行了。”

    聂二龙躺在地上,缓缓的把蜷起的一条腿放在了地上,然后他咬牙切齿的道:“我就……就……算了……。”

    王宁又来到了刘德光身边,然后他对着潘新大喊道:“二龙贯穿伤,已经清理完毕,老刘的伤麻烦点,但是都没有生命危险。”

    “收到!”

    潘新对着李金刚做了个手势,然后他在对讲机里低声道:“快速取下我们的武器,就近构建火力点,防止敌人再次发起攻击,我去检查一下车况,克星,你快速搜索一下四周。”

    高远低声道:“我去山上占领制高点,要不然来了敌人还是无法发现。”

    潘新犹豫了一下,然后他低声道:“敌人可能会布置诡雷的,你自己去山上,我不放心,还有你去山顶上布置阵地没有什么用。”

    曹振江立刻道:“带一挺重机枪上去!我和宋前跟他上去布置一个机枪阵地,掩护你们修车。”

    “等会儿……”

    躺在地上,身下一泊血的刘德光虚弱的道:“让我检查一下汽车,如果没法修了,那就直接撤离吧。”

    王宁正在给刘德光处理伤口,听到刘德光的话,他皱了下眉头,道:“你行不行啊?”

    “不行也得行。”

    刘德光缓了口气,然后他对着王宁道:“我死不了吧?”

    王宁很自信的道:“有我在死不了。”

    高远已经从他藏身的掩体跳了出来,飞快的跑回了刘德光身边,而星河看着没事儿了,她想从地上站起来,却被李阳在一旁大声道:“星河别动!趴下!”

    曹振江和宋前把一挺重机枪从车斗里搬了下来,然后他们在车旁快速的架设重机枪,而余顺舟则是提着两箱子弹放到了重机枪旁边。

    大家都很忙,但是忙而有序,在这种平坦的荒原上,交战距离至少在六七百米以外,甚至上千米,自动步枪的射程就太短了,必须先把重机枪架起来,否则敌人再来的话,连一个能压制敌人的火力都没有。

    高远看见了刘德光的伤口,然后他倒吸了一口气,道:“哎呦我次奥,这么厉害啊……”

    刘德光的伤口在右肋,现在他的衣服被剪开了,防弹衣也脱了下来,之间一道长长的口子,皮开肉绽的样子很是吓人,但是血倒是流的不怎么快。

    王宁沉声道:“子弹击穿了防弹衣擦着过去的,伤的挺严重,但是不致命,别怕。”

    这句别怕也不知道是安慰高远,还是在安慰刘德光。

    刘德光疼的脸都扭曲了,但他却依然道:“嗯,不怕。”

    聂二龙这时恰好发出了一声呻.吟。

    刘德光吸了口气,他一吸气,肺部一扩张,让伤口好像都大了些。

    “来,发动一下机器我听听。”

    王宁快速挥了下手,高远赶紧道:“我去,我去。”

    高远跳上了汽车,拧动了钥匙,只有起动机发出了滋滋的声音,发动机短暂的发出了一声哐当声,然后就没有了任何动静。

    高远探出了头,刘德光吁了口气,道:“缸体彻底打穿了,这辆废了,下一个。”

    高远从越野车上跳了下来,来到了从巴基得到的那辆卡车上,他再度发动了一下,汽车竟然短暂的打着了火,然后他看向了刘德光。

    刘德光一脸的无奈,道:“曲轴断了一根,现在能发动,走起来没多远卡死还是废,下一个,搬我过去。”

    从神州一路开来的卡车此刻看起来很凄惨,车头位置多了好几个弹孔,机油流了一地,还没等高远上车,刘德光脸上就是一脸的哀伤。

    等高远上车发动了一下之后,发动机竟然轰鸣了起来,然后他刘德光赶紧道:“关!快灭火,快!”

    王宁赶紧打手势,高远立刻关闭了发动机,然后刘德光轻吁了口气,道:“油底壳穿了,散热器漏了,虽然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但是能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