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气阁 > 第九特区 > 第五九八章 无耻之徒的生存之道

第五九八章 无耻之徒的生存之道

紫气阁 www.ziqige.cc,最快更新第九特区最新章节!

    江畔旁。

    三公子跟郭延涛并肩而立,声音略显沙哑的说道:“我尽力了,但还是没有保住你。”

    “我知道。”郭延涛比三公子大了足足二十多岁,但此刻却以平辈的身份,在跟他交谈:“如果江南不出事儿,老皮自首把事儿抗了,我还有机会,但现在说啥都没用了……!”

    三公子点燃一根香烟,扭头看向郭延涛:“小耀已经带着你家里人离开了,你自首吧!”

    郭延涛目光平静的看向三公子:“自首了,我怎么说?!”

    “你可以把主要的事儿,全推到我身上。”三公子低声回应道。

    “我是副组长,你就是一个没有公职的商人,我为什么要听你的?!”郭延涛皱眉问道:“你觉得你还能保住老徐吗?”

    “我手里你有你的把柄,所以你要听我的。”三公子思路清晰的回道:“郭叔,我把自己底线明确告诉你,我不怕被通缉,也不怕被抓到了判死刑,但我绝对不会容忍,谁威胁到我爸!!事情到你这儿,到我这儿就拉倒了!”

    郭延涛是老徐这艘战舰上的绝对核心,所以他此刻非常清楚,这艘战舰要是沉了,自己也难逃厄运。

    而这种厄运,郭延涛早在丑闻暴露时,心里就有预见了,所以他非常配合的让三公子拉走了自己的家里人,也非常配合的帮助他护盘,同时心里也清楚,三公子至始至终都在力保他,不想让火烧到他身上,可现在护盘失败了,三公子已经自身难保,那么他也该承受自己的宿命。

    混了一辈子,老郭心里很明白,此刻不管怎么挣扎都是一样的,无力呼喊与示弱,只会让自己败的没有任何风度可言。

    “好,我去自首!”郭延涛长叹一声:“该抗的我会抗,不会让你爸出事儿的。”

    三公子闻声掐灭烟头,非常恭敬的给郭延涛鞠了一躬:“叔,这些年我让你费心了。”

    “孩子,快走吧,再不走来不及了!”郭延涛拍了拍三公子的手臂后,直接转身离去。

    ……

    开元区内。

    刘子叔坐在刘志雄旗下最大的赌场内,正在玩着百家乐。

    “啪啪!”

    服务生从后面走了过来,伸手拍了拍刘子叔的肩膀:“经理请您上去一下。”

    刘子叔回头看了一眼他,点头应道:“行,我打完这一把上去。”

    几分钟后,楼上经理的办公室内,刘子叔坐在沙发上抽着烟,一言不发。

    “这个场子雄哥已经不怎么管了,而且这段时间他跟小三之间走的并不近……!”经理满面愁容的冲着刘子叔不停的解释。

    刘子叔吸着烟,抬头看着他问道:“刘志雄人呢?你让他来谈。”

    “谈啥?”

    “我想买这个场子。”刘子叔直言说道:“我想和他谈谈价格。”

    “……!”经理闻声无言。

    “当初没有老李拦着,刘志雄背后捅咕秦禹的事儿,绝对不会轻描淡写的就过去了。”刘子叔面无表情的说道:“齐麟当时是想干死他的。”

    “我知道。”经理点头。

    “我也跟你玩臭无赖的那一套,更不讹你那点B钱。”刘子叔很直白的说道:“这个场子值个二三十万,我全价给他盘过来,然后你们的人从开元滚蛋,就这么简单。”

    “这我不好做主啊,得跟老刘商量!”经理皱眉说道。

    “你还是没听懂,这不是商量,是我掏钱,你必须就得卖!”刘子叔赤果无比的指着经理说道:“这回,你明白了吗?”

    经理搓着手掌,立即点头:“我一会就给他打电话去!”

    “好。”刘子叔起身说道:“我下楼继续玩,有事儿你叫我!”

    ……

    开元区某公寓楼内。

    刘志雄坐在轮椅上,语气急促的催促道:“一分钟都不等了,马上走,去奉北,要快!”

    “那下面的生意?”

    “等先走了再说!”刘志雄摆手催促道:“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好吧。”旁边的兄弟立马走到门口,掏出手机不停的拨打了起来。

    ……

    警署下属医院内。

    秦禹正在拿着电话,跟老猫沟通锁定三公子的事儿,但后者在路面上撒了不少人,也没有找到小三的行踪,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各大关口堵他。

    二人沟通了能有十几分钟后,才算结束通话,随即一名警员推门走进来,笑着说道:“秦队,外面有人找你!”

    “谁啊?”秦禹楞了一下。

    “文永刚!”警员龇牙回道。

    秦禹眨巴眨巴眼睛:“你跟他说我睡了,给他打发走!”

    “好!”警员点头后,转身就要出门。

    “咣当!”

    就在这时,文永刚自己强推着门冲了进来,脸皮极厚的冲着门口的警员说道:“我来看看小秦,你说瞎拦着什么玩应……这孩子一点不懂事儿。”

    秦禹抬头看向文永刚,表情略显无语:“哎呦,文司来了啊。”

    “小秦呐,我一听说你伤了,这都要急死了……!”文永刚甩了甩稀疏的刘海,立马迈步走过来说道:“都是大队长了,还那么拼啊!”

    “呵呵,不拼小命就没了啊。”秦禹冷笑一声:“文司过来有事儿啊。”

    “都是一个司里的,你受伤了,那我能不过来看看嘛!” 文永刚这个人最牛B的地方,就是善于什么时候说什么样的话,并且根本就不要脸,可谓是能屈能伸的典型。

    秦禹扫了他一眼,伸手冲着两个警员摆了摆手,随即二人领会意思,推门走了出去。

    “小秦呐,从我来警司第一天开始,我就看出来,你能出息……!”

    “文司,高帽就别带了,这里没外人,有事儿你说事儿。”秦禹摆手直接打断。

    文永刚斟酌半晌后,满脸堆笑的看着秦禹说道:“我在警务系统里,就是一条狗……你不站队吧不行,但站了队吧,可能还要挨打。混到今天,那真是一步一个脚印,一个脚印一个故事……小秦,你抬抬手放我一马……!”

    秦禹看向文永刚的时候,突然心里莫名升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一个副司长,自己说自己是条狗……这是得被逼到什么份上了。

    “……我选错道了,以后没机会再往上走了。”文永刚捋带着白发的刘海,声音很低的说道:“我对你没威胁,你说对吧,呵呵……!”

    ……

    市区内。

    三公子带着围脖,孤身一人的快步行走在街道上,拨通了小耀的电话:“我要离开!”